空港一花

随笔




如果有一天我杀了我,你就别再想起我。

淡色:

自己最喜欢的是《耳朵》。#快新#

如果承认自己的阴暗面是值得诟病的话,那就当我是可耻吧。

你可以不爱我,不信我,诋毁我,但你没资格说我不配爱我。

摘纪录:

嫉妒并不是十恶不赦的罪行,只要你够坦荡。如果我从小没学会嫉妒,大概只会是一只森林里很容易被吃掉的动物。人类走到今天,只是因为,我们会嫉妒,会攀比,因为我们蠢到会为了“求不得”而挣扎。恰恰是这种愚蠢,让我们变得神秘、动人,成为万兽之王。
一一张晓晗《学会嫉妒》

感谢推荐


一天的好心情由一根青苹果味的棒棒糖开始。


我想起当初给了他一根葡萄味的棒棒糖,再下次一起出现在办公室的时候,他对着我们的英语老师说起这件事,一脸的可爱模样。


当时我的嘴里也含着一根棒棒糖,树莓味的,无比的甜。


阿甜对我说,“不要害怕去成为自己,不要让别人妨碍你成为自己。”他说做人不需要合群,特殊一点也没关系。

时至今日我仍然觉得有个如同暗夜明灯抑或是黎明朝阳的朋友是我无趣的人生当中最幸运的事。更幸运的是,我有很多。
  
他们会在迷茫和自卑的时候给我方向,等着我重拾信心。而不是拉我一同坠入深渊。他们会真的爱我,爱我的全部。
    
所以我为什么得成为你喜欢的样子,拥有你喜欢的品质,为什么非得讨好你。我不需要,我又没病。
   
摘纪录:

个人一旦成为群体的一员,他所作所为就不会再承担责任,这时每个人都会暴露出自己不受到的约束的一面。群体追求和相信的从来不是什么真相和理性,而是盲从、残忍、偏执和狂热,只知道简单而极端的感情。
——古斯塔夫·勒庞《乌合之众》

感谢推荐

有很多时候或许一件事压根没有对错之分,只有好坏的差别。

你觉得好,所以你当它是对的,将它奉为真理。我觉得没必要。你觉得不好,所以你当它是错的,将它视为背德。我觉得无所谓。

无关伦理,只是因为思想差异。

摘纪录:

没有争夺没有怨恨没有欲望,无非等于说也就没有相反的东西,那便是快乐、幸福和爱情。正因为有绝望有幻灭有哀怨,才有喜悦可言。没有绝望的终极幸福是不存在的。
——村上春树《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感谢推荐

街上

太阳很晒,还好涂了防晒霜。我是不乐意被晒黑的。

我和他并排走着在街上闲逛,他足足比我高了十厘米整,我偷偷瞥过视线去瞄他一眼,还得把下巴抬起来。

灿烂的阳光打在他的脸上,显得他的皮肤颇为白皙,睫毛蹭着点光线,变成了发亮的白色,时而煽了煽,像蝴蝶的翅膀。他的额角开始渗了点薄汗。

我本来只看得到鼻梁的轮廓,然后渐渐的,也看清了他的唇形,粉红色的两片唇瓣觉得有点吸引力,稍稍动了动。

“我有这么好看吗?”

声音入了耳,我才缓过神来。我再把眼皮抬得高一点儿吧,他正看着我微笑着。他的眼睛是灰蓝色的,温柔深邃,偶尔明亮。

我吓了一跳,只是偷偷看一眼吧,怎么还被发现了呢。是我太明显了吗。我心下止不住的狂跳着,心脏掀起波澜。

我害羞极了,他还想怎么走着走着我的速度就慢下来了。我别开视线不敢看他,他笑起来的表情真是太可爱了,连那颗小虎牙都十分赏心悦目。

“你也好看。”他低下头,脸往我这边凑近了些。

我的耳朵有点发烫,是太阳晒的吗?我不知道,我只记得耳廓上我没涂防晒霜。

感谢喜爱。

  
这个博客和主博分开使用了,unfo随意。

#快新#指路 @淡色 。囤字 @梵立洋 ,个人tag#空港一花#。
  
  
我写能温柔到自己的文字,写自己喜欢的东西,我想着我得讨好自己。

《想爱你》


想把思念写成诗

把爱慕写成歌

可你不知真的好难

衬得上你的动人词句

我说不出  我不会写

你就是最妙的诗 

你就是最美的歌

在心中悠扬  在耳边回荡
  
    
我想变得温柔

想怀有那么点暖意

想为了在重逢的时候

能为你念诗  给你唱歌

蹦蹦跳跳的

把仅有的爱意捧到你跟前

你低头看我  我轻轻诉说

我一直在遗忘中迷恋你

时至今日我居然

还是喜欢你
  
   
你听了可别笑 

你一笑

风儿都吹我不跑

星光都黯淡失照

你可道缘有多妙

我如何能将你遇到

你不知你有多好

你尚未意识到

我还没走到

我不知从何时起,注意到自己多了一种越来越难以压抑的胜负欲。

我妄自菲薄,却又追逐名利。我不肯定自己,不甘心别人优秀、自己无能。

我羡慕,我嫉妒,我快要发疯。

《徐姓少年》


他比阳光耀眼

他比朝露纯洁

他比轻风羞涩

他比明月无邪
 
 
他的眼正对我发线

他的手轻弹我指间

他的腿步过我身前

他的颜印在我心田
 
  
我爱他的笑靥 他的眼 他的脸

他是我的青春 我的梦 我的天